燕南飞 | 蜕变

香落尘外2019-01-16 06:47:25


点击题目下方“香落尘外”关注我们,与你不见不散。


本文已授权本平台发布

蜕变

文 | 燕南飞  版式设计 | 湛蓝  


       有人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不是所有茧都可以化成蝶,因为钻不出来的蝶们承受不起化茧的痛,我却希望自己经历疼痛的挣扎,破茧而出,获得重生,化茧成蝶。"

       人们想化茧成蝶,是追求成蝶后的翩翩起舞的美丽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不论男女,女人喜欢男人的帅气,男人喜欢女人的美丽,四目相视,心里就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在流淌。人们第一眼看到他(她),始于外表,然后才由表及里,进一步了解他(她)的内心世界。为什么店主过一段时间就要给门面重新装修,搞一次庆典活动,主要目的就是要通过华丽的蜕变一次来吸引顾客的眼球,把顾客招揽进店。这就是注重了由表及里的效应。



          我也爱美,但天生不尽人意,我羡慕别人有娇美的容颜,苗条的身材,桃花如面柳如眉,夏天里能穿着飘逸的长裙,风吹仙袂飘飘举,像一只蝴蝶在轻松自由地飞舞。
       小时候的我爱美,四合院里与我一般大或比我大的姑娘,皮肤都比我白,长得比我漂亮。我心里老羡慕她们,我梦想像她们一样拥有白净的肌肤,漂亮的脸蛋。有一次我问婶婶:我该怎么办呢?她玩笑地告诉我:要用磨刀石把黑皮肤磨掉。我信以为真,真的照着去做了,结果皮肤没白,反而红了,肿了,痛了,倒在妈妈怀里哭了。
        丑,在我小时候一直伴我如影随形,让我害羞,让我很不自信,在人前不敢高声语,是读书让我渐渐地抬起了头,自信如朝阳般在心里冉冉升起,身边的人也似乎渐渐看到了我内心的稚美。

       人到中年,青春的自然美慢慢淡去,工作的压力,家庭的负担让色斑悄然而至,让本来就不靓丽的相貌雪上加霜,那时突然掀起了一股美容护肤风,有位同事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,向我推荐了一款4件套护肤品,售价400元,当时的价格有点贵,为了美丽我毫不犹豫,很高兴地买下了它,用了半年,没起一点作用。后来又用了祛斑佳品——白里透红,这东西,让我的脸红一块紫一块,还脱了不少皮。再后来,谁说哪款好我就买哪款,往脸上涂,我的脸就像是一块试验田,结果越弄越糟。
      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不愁温饱,就开始追求虚荣,因而美容店就像雨后春笋,突然间挤满了大街小巷。有公司式的、有个体店的,有家庭式的,林林总总,眼花缭乱。有市场就有需求, 爱美的人很多,天生丽质的,素颜一般的统统都去赶潮流,去美容院洗脸美容,磨砂祛死皮,保湿,面膜,护肤水,乳霜,防晒霜等等,美容院的服务员,对天生丽质的人热情有加,因为美容的效果更明显,还向她们推东荐西;对天资低质的,她们一般不多语,按部就班。我的脸越洗越薄,斑没淡又添了新红,更添了新愁,爱美的路何处是归途?我再也不去那家店了,连同那剩下的护肤品一并留在那里。


        心想, 这化学合成的护肤霜不怎么好,那中草药的应该可以吧。我在同行的脸上看到了希望,只见她们面如芙蓉般水润,洁净,充满着勃勃生机,羡慕的同时又投入到了中草药美容的行列。走过曲曲弯弯的小巷,来到一家私人美容店,墙壁破旧,灯光昏暗,房间里摆着几张小小的美容床。中草药的增白面膜的成份是鸡蛋清加醋再加中草药粉。醋很刺眼,也很伤肤,第一次感觉,脸上火辣辣的痛,多去了几次竟然也就习惯了那种折磨,只想着用短暂的疼痛治愈这长期的心痛。这一忍,竟忍出了一脸的红痘,满脸红得发亮,像红高粱;这一次美容伤脸更伤心,从此不敢抬头示人,卑微的心像被狠狠插进了一把刀,心在流血,我满脸绝望,自信又颠到了谷底。我理性地去找了老中医,中医说是感染了病毒。喝了10 副中药,药性进入了血液,脸上的痘包慢慢退去,用手摸着脸,一天比一天平滑。照照镜子,本想自恋一回,这一照不打紧,病痛消除,又添心愁,看着镜中的自己,满脸暗黄,没精打彩,像是秋风扫落的叶,斑斑点点布满了额头,两腮上贴上了一对隐隐约约的暗黄、黑点的蝴蝶的翅膀,我欲哭无泪,从此我再也不去美容院洗脸,谈美容院色变。


        人在沮丧的时候连镜子都不想照,梳头洗脸靠感觉,事有碰巧,屋漏偏遭连夜雨,正赶上要更换二代身证,既不能化妆,也不能侧身,待身份证成相,十足的白癜风模样,白一坨,红一坨,又黑一坨,哪里像个正常人的相貌。有朋友看到了我的样子,向我推荐了玫琳凯,用了两套,花去了几千元。这一次没白花,有点效果,自信又从谷底往上爬了一程。人在悲怜的时候,总喜欢将自己宅在家里,看看书,吟诗颂词,用诗文解愁,与诗文交友。我爱上了墨海,闻着这迷人的芳香,如痴如醉,这美妙的静蓝,我用少女般纯洁的心眷恋着它,它用包容的姿态热情地拥抱着我并接纳了我丑陋的容颜。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,现在我信了,茫茫书海,总有一瓢是你急需的。我有幸读到了一本杂志,上面有一篇文章,丈夫为妻子寻找价廉物美的美容护肤品,我看了如获至宝,按着文中的方法我试着自己做面膜。坚持了一个月,奇迹出现了,我的皮肤一天天变白了,斑也淡了很多,蝴蝶的羽翼轻舞而去,我的笑容慢慢地又回来,卸下了心愁,快乐欣然而至,这种面膜效果特好,到现在为止几年没做了也不见反弹。我用良好的心态,稳定的情绪以及诗文的熏陶,还有这独特的面膜把依附在脸上的蝶化走了。


       “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死”,而对我来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“我不是我"。那张身份证让我着实地尴尬了好几回。记得有一次,有个亲戚通过银行电汇给我汇了一笔钱,我拿着身份证去银行取钱,银行的营业员,拿着身份证看了一看又一看,又看了看我,反复对比,硬说我不是我,叫我回家打证明,证明我就是我。同事证明也不行,他认为我是冒领的,我无奈,钱没取到,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还有一次也是去银行取钱,那个营业员拿了身份证看了看,又打量了我,问我叫什么名字,问我生日是哪年哪月哪日,我知道他是确认我的信息,我对答如流,这次顺利地取到了钱。这都是美容惹的祸,一张身份证记录着一段美容辛酸史。

        再美的容颜也有老去的一天,只有内外兼修,从内向外溢出的美,才能定格成永恒。有人赞美董卿:若有诗书藏在心,岁月从不败美人;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。是诗书赋予她优雅的美,腹有诗书气自华。 读书是最长情的美容师,让心永葆青春。人们在注重外表修饰的同时更需要重视内心的修养;在心灵深处植一株桃花,自我欣赏,怡情,让美浸入心田,只喜花开,不悲花落;捻想成诗,剪诗为妆,这样,人生也会真正地变得美丽起来。

作者简介

燕南飞,实名何燕玲,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第一中学高级教师,喜欢读书吟诗。执毫素为篙,以竹简为筏,漫游墨海,闻一路芳香,瞻星览月,享一片静好。

 


香落尘外管理团队



主编:湛蓝

总监:子寒

顾问:蒋新民  清风明月

排版:强哥   凤尾

审稿一组: 铜豌豆  柳外斜阳  

审稿二组:连云雷  风碎倒影  无兮

终审,校对:烟花  清欢

播音:从前慢  魏小裴  向日葵的微笑  过往云烟

稿费:湛蓝
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注:感谢关注【香落尘外】原创文学公众平台,欢迎投稿.

【收件箱】3476470879@qq.com;

作者投稿作品必须原创首发,请勿一稿多投,文责自负。


稿费事宜: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,赞赏费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(赞赏低于十元的不发放稿酬,留着维持平台基本运营)。

联系平台、领取稿费请加微信号:lanerzou


香落尘外